| 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新闻稿 > 正文

从落户天津到新车下线 这一年国能新能源都做了哪些事?

2017-12-07 09:36出处:汽车预言家 [原创]责编:田大鹏

  在造车上萨博不是个“新人”,在造电动汽车上萨博依旧不是“新人”,把互联网概念加到造车理念中,让汽车变得更智能方面,萨博更不是“新人”。丰厚的文化历史底蕴使得完全继承了萨博汽车品牌DNA的国能新能源汽车,有底气同时也有信心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分得一杯羹。

  12月5日于常人而言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但对于国能新能源汽车董事长兼CEO蒋大龙来说却并不平凡,随着第一辆基于凤凰新能源汽车平台研发的9-3车型缓缓驶下生产线,国能汽车(中国市场称“国能新能源汽车”,瑞典方面称“NEVS”)天津项目生产今天正式启动了。

  从2011年起着手准备收购瑞典汽车品牌萨博,到随后生产一批传统能源汽车试水,再到获得为数不多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入场券”,粗算下来,蒋大龙与“萨博”结缘已有六个年头了,就在外界质疑其百般筹划仅得到一具“空壳子”时,他终于等到了9-3EV下线这一天。

  纯电动汽车未来不仅会替代传统燃油车,还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支柱性引领式产品,这已经成为主流社会广泛认可的共识。在此背景下,国能新能源与另外十余家获得生产资质的企业就成为引领创新改革的“先锋兵”。查阅资料汽车预言家发现,能够“过五关斩六将”入围的企业自有其不凡之处,而国能新能源更是大有来头。

  然而,国能汽车过去几年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几经恢复生产、停产、破产保护、重组,如今天津工厂的正式开工建设标志着国能跨入全新新能源汽车量产的崭新发展阶段。

  迈出这一步对于蒋大龙和其领导的国能汽车来说都极为重要,而行一步思百步,过去这一年时间里国能汽车又为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企业发展规划做了哪些充足的准备?

  蒋大龙选择的新能源造车路

  “真理是需要实践检验的”,总是将这句话挂在嘴边且同时坚决践行该信条的蒋大龙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很少露面接受采访,因而在不少媒体记者眼中,这位车企掌舵人颇具几分神秘色彩。

新能源汽车董事长兼CEO蒋大龙

  实际上蒋大龙并非是“根正苗红”的汽车人,而是“半路出家”。翻看其工作履历,汽车预言家发现其中不乏他在国家政府机关担任要职的经历,而他与汽车的第一次触电结缘还要从1994年担任沃尔沃集团的高级顾问说起。

  加盟沃尔沃后,蒋大龙对汽车制造的热爱与领会与日俱增,但满腔振兴民族汽车品牌的热血在经历现实洗礼后,使他明白了复杂的汽车制造业检验的是一个国家工业综合实力这个道理,显然彼时的中国并不具备成熟的市场环境。

  遭遇挑战的蒋大龙并未就此偃旗息鼓,就在这时,他遇到了沃尔沃前卡车部CEO特洛根(Karl-Erling Trogen),这位既点燃了他的造车梦,同时又给与了他前进方向的指路人被蒋大龙亲切地称之为“贵人”。

  正是这位具有远见卓识的行业前辈为蒋大龙指明了发展新能源汽车这条道路,如今回过头来看,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无论是筹建龙基电力公司还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产业链“上游”的两家公司为其发展新能源做好了铺垫,因而当萨博汽车破产出售时,蒋大龙才能打败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

  当然,除了主观因素外,客观的现实条件也是促成蒋大龙选择避开国内外传统车企发展历史悠久根基深厚的燃油车,而是寄希望以新能源车来“弯道超车”。

  从此,认定了今后只做新能源汽车这一件事情的蒋大龙开始了人生下半场的新征程。

  萨博为国能汽车留下了哪些“家底”?

  远在欧洲的萨博汽车在国人的认知中并不是一个“主流”品牌,但其全球“唯一由飞机工程师制造的汽车”标签还是在热衷品质的车迷心中留有一席之地。

  收购萨博之后起初几年时间里,外界几乎看不到蒋大龙公开露面的身影,实际上在看不见的地方,蒋大龙已经默默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他将这段时间称之为创业的“寂寞期”,在此期间他一边摸查家底,一边思索着新企业成立后未来到底向何方向进发。

  而考察的结果也令蒋大龙十分满意,仅从汽车研发技术、知识产权以及操作经验上国能汽车就能继承萨博丰厚的家底。

国能新能源汽车中瑞两国研发团队

  在开工仪式现场,蒋大龙向大家讲述了中瑞两国员工精诚合作的故事。据他介绍,目前国能汽车天津工厂的外籍员工约上千名,他们大多是原瑞典萨博汽车的技术工人,正是凭借着对于民族汽车品牌复兴的自豪和自信心才不远万里亲赴中国,在设施尚未完善、条件比较艰苦的工厂里作业。这一批经验成熟的技术工人对于国能这家刚成立的新企业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萨博首款电动轿车9-3e Power

  与此同时,萨博汽车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设计上同样有着领先行业的创新举措。上世纪60年代初萨博汽车就开始了电动车研发,1965年开始大批量在该领域投资,第一批电动车(城市物流车)于1970年投放市场。虽然在配套硬件上稍显落后,但其电动车研发概念与当今最前沿的设计可以说是基本一致的。而过去半个多世纪从未停止研发电动车脚步的萨博汽车,为如今国能汽车走上新能源造车之路,可谓是最完美的衔接。

  “在造车上萨博不是个新人,在造电动汽车上萨博依旧不是新人,把互联网概念加到造车理念中,让汽车变得更智能方面,萨博更不是新人。”正是凭借着丰厚的文化底蕴才让蒋大龙有十足的信心看好国能新能源汽车的未来。

  国能汽车接下来要怎么布局?

  瑞典作为欧洲老牌富裕国家,在节能环保上一向走在前列,而中国如今已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成熟的市场环境外加日益临近的“双积分”政策倒逼,多重因素下促成了中瑞两国可以在技术、市场等资源上优势互补,降低产品开发周期和制造成本的同时,还能形成强大的竞争优势和市场影响力。

  因而立足中国市场的国能新能源汽车从一开始就具备了全球化的视野。目前,国能新能源汽车已在包括中国北京、天津、瑞典特罗海坦在内的世界各地布局了品牌体验中心、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等。

中瑞一体的全球基地布局

  汽车预言家了解到,此次生产下线了9-3EV的天津工厂于2015年10月开工建设,注册资金达24亿元,项目总投资为42亿元,产能规划主要建设焊装车间、研发中心及附属配套设施,项目一期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规划产能为年产22万辆。随着天津项目的启动,国能新能源汽车还将基于中国辐射整个亚太市场。

  此外,国能位于瑞典的海外工厂项目也计划于2018年下旬启动生产,新车也将直接面向欧洲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销售。届时,联合天津和瑞典两家工厂国能汽车可形成年产50万辆高端纯电动车的能力。

  “汽车业如今正处于大变革、大调整的特殊时期,作为‘颠覆者’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发展自然不能再陷入到‘造车和卖车’的传统逻辑中。”蒋大龙表示,随着市场发展何政策导向的逐渐完善,基于新能源汽车为主要运输载体的交通互联网、基于特高压技术为骨干的能源互联网、和快速发展的英特网技术将形成的“三网融合”态势,由三者构建的新能源汽车生态圈才是有未来且看得见的发展方向。

  在这种趋势下,新能源汽车将率先在现有运营的交通体系里得到普及,并拉动整个产业结构的调整。活动现场,国能汽车与滴滴出行以及全球能源互联网组织共同组建了一家“全球新能源汽车服务公司”,通过构建充换电体系、储电、电池再利用等新能源汽车配套体系设施来为用户提供更便携的服务。

国能新能源汽车与滴滴出行签约合作协议

  作为签约一方的滴滴出行预计到2020年在其运行平台上推出100万辆电动汽车,届时作为合作伙伴的国能汽车将与其展开进一步的合资,甚至可针对滴滴出行的特殊需求而为它“量身打造”一款定制车型。

  此外,国能汽车还分别和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华腾汽车签署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将在2020年前向国能汽车采购共计15万辆9-3版电动车,华腾汽车的采购数字则为2万辆。可以说,还未正式大批量投产就已提前收到订单,也从侧面为国能新能源汽车的品质做了最好的背书。

责任编辑:田大鹏 

从落户天津到新车下线 这一年国能新能源都做了哪些事?

2017-12-07 出处:汽车预言家 [原创] 责编:田大鹏

  在造车上萨博不是个“新人”,在造电动汽车上萨博依旧不是“新人”,把互联网概念加到造车理念中,让汽车变得更智能方面,萨博更不是“新人”。丰厚的文化历史底蕴使得完全继承了萨博汽车品牌DNA的国能新能源汽车,有底气同时也有信心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分得一杯羹。

  12月5日于常人而言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但对于国能新能源汽车董事长兼CEO蒋大龙来说却并不平凡,随着第一辆基于凤凰新能源汽车平台研发的9-3车型缓缓驶下生产线,国能汽车(中国市场称“国能新能源汽车”,瑞典方面称“NEVS”)天津项目生产今天正式启动了。

  从2011年起着手准备收购瑞典汽车品牌萨博,到随后生产一批传统能源汽车试水,再到获得为数不多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入场券”,粗算下来,蒋大龙与“萨博”结缘已有六个年头了,就在外界质疑其百般筹划仅得到一具“空壳子”时,他终于等到了9-3EV下线这一天。

  纯电动汽车未来不仅会替代传统燃油车,还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支柱性引领式产品,这已经成为主流社会广泛认可的共识。在此背景下,国能新能源与另外十余家获得生产资质的企业就成为引领创新改革的“先锋兵”。查阅资料汽车预言家发现,能够“过五关斩六将”入围的企业自有其不凡之处,而国能新能源更是大有来头。

  然而,国能汽车过去几年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几经恢复生产、停产、破产保护、重组,如今天津工厂的正式开工建设标志着国能跨入全新新能源汽车量产的崭新发展阶段。

  迈出这一步对于蒋大龙和其领导的国能汽车来说都极为重要,而行一步思百步,过去这一年时间里国能汽车又为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企业发展规划做了哪些充足的准备?

  蒋大龙选择的新能源造车路

  “真理是需要实践检验的”,总是将这句话挂在嘴边且同时坚决践行该信条的蒋大龙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很少露面接受采访,因而在不少媒体记者眼中,这位车企掌舵人颇具几分神秘色彩。

新能源汽车董事长兼CEO蒋大龙

  实际上蒋大龙并非是“根正苗红”的汽车人,而是“半路出家”。翻看其工作履历,汽车预言家发现其中不乏他在国家政府机关担任要职的经历,而他与汽车的第一次触电结缘还要从1994年担任沃尔沃集团的高级顾问说起。

  加盟沃尔沃后,蒋大龙对汽车制造的热爱与领会与日俱增,但满腔振兴民族汽车品牌的热血在经历现实洗礼后,使他明白了复杂的汽车制造业检验的是一个国家工业综合实力这个道理,显然彼时的中国并不具备成熟的市场环境。

  遭遇挑战的蒋大龙并未就此偃旗息鼓,就在这时,他遇到了沃尔沃前卡车部CEO特洛根(Karl-Erling Trogen),这位既点燃了他的造车梦,同时又给与了他前进方向的指路人被蒋大龙亲切地称之为“贵人”。

  正是这位具有远见卓识的行业前辈为蒋大龙指明了发展新能源汽车这条道路,如今回过头来看,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无论是筹建龙基电力公司还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产业链“上游”的两家公司为其发展新能源做好了铺垫,因而当萨博汽车破产出售时,蒋大龙才能打败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

  当然,除了主观因素外,客观的现实条件也是促成蒋大龙选择避开国内外传统车企发展历史悠久根基深厚的燃油车,而是寄希望以新能源车来“弯道超车”。

  从此,认定了今后只做新能源汽车这一件事情的蒋大龙开始了人生下半场的新征程。

  萨博为国能汽车留下了哪些“家底”?

  远在欧洲的萨博汽车在国人的认知中并不是一个“主流”品牌,但其全球“唯一由飞机工程师制造的汽车”标签还是在热衷品质的车迷心中留有一席之地。

  收购萨博之后起初几年时间里,外界几乎看不到蒋大龙公开露面的身影,实际上在看不见的地方,蒋大龙已经默默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他将这段时间称之为创业的“寂寞期”,在此期间他一边摸查家底,一边思索着新企业成立后未来到底向何方向进发。

  而考察的结果也令蒋大龙十分满意,仅从汽车研发技术、知识产权以及操作经验上国能汽车就能继承萨博丰厚的家底。

国能新能源汽车中瑞两国研发团队

  在开工仪式现场,蒋大龙向大家讲述了中瑞两国员工精诚合作的故事。据他介绍,目前国能汽车天津工厂的外籍员工约上千名,他们大多是原瑞典萨博汽车的技术工人,正是凭借着对于民族汽车品牌复兴的自豪和自信心才不远万里亲赴中国,在设施尚未完善、条件比较艰苦的工厂里作业。这一批经验成熟的技术工人对于国能这家刚成立的新企业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萨博首款电动轿车9-3e Power

  与此同时,萨博汽车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设计上同样有着领先行业的创新举措。上世纪60年代初萨博汽车就开始了电动车研发,1965年开始大批量在该领域投资,第一批电动车(城市物流车)于1970年投放市场。虽然在配套硬件上稍显落后,但其电动车研发概念与当今最前沿的设计可以说是基本一致的。而过去半个多世纪从未停止研发电动车脚步的萨博汽车,为如今国能汽车走上新能源造车之路,可谓是最完美的衔接。

  “在造车上萨博不是个新人,在造电动汽车上萨博依旧不是新人,把互联网概念加到造车理念中,让汽车变得更智能方面,萨博更不是新人。”正是凭借着丰厚的文化底蕴才让蒋大龙有十足的信心看好国能新能源汽车的未来。

  国能汽车接下来要怎么布局?

  瑞典作为欧洲老牌富裕国家,在节能环保上一向走在前列,而中国如今已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成熟的市场环境外加日益临近的“双积分”政策倒逼,多重因素下促成了中瑞两国可以在技术、市场等资源上优势互补,降低产品开发周期和制造成本的同时,还能形成强大的竞争优势和市场影响力。

  因而立足中国市场的国能新能源汽车从一开始就具备了全球化的视野。目前,国能新能源汽车已在包括中国北京、天津、瑞典特罗海坦在内的世界各地布局了品牌体验中心、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等。

中瑞一体的全球基地布局

  汽车预言家了解到,此次生产下线了9-3EV的天津工厂于2015年10月开工建设,注册资金达24亿元,项目总投资为42亿元,产能规划主要建设焊装车间、研发中心及附属配套设施,项目一期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规划产能为年产22万辆。随着天津项目的启动,国能新能源汽车还将基于中国辐射整个亚太市场。

  此外,国能位于瑞典的海外工厂项目也计划于2018年下旬启动生产,新车也将直接面向欧洲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销售。届时,联合天津和瑞典两家工厂国能汽车可形成年产50万辆高端纯电动车的能力。

  “汽车业如今正处于大变革、大调整的特殊时期,作为‘颠覆者’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发展自然不能再陷入到‘造车和卖车’的传统逻辑中。”蒋大龙表示,随着市场发展何政策导向的逐渐完善,基于新能源汽车为主要运输载体的交通互联网、基于特高压技术为骨干的能源互联网、和快速发展的英特网技术将形成的“三网融合”态势,由三者构建的新能源汽车生态圈才是有未来且看得见的发展方向。

  在这种趋势下,新能源汽车将率先在现有运营的交通体系里得到普及,并拉动整个产业结构的调整。活动现场,国能汽车与滴滴出行以及全球能源互联网组织共同组建了一家“全球新能源汽车服务公司”,通过构建充换电体系、储电、电池再利用等新能源汽车配套体系设施来为用户提供更便携的服务。

国能新能源汽车与滴滴出行签约合作协议

  作为签约一方的滴滴出行预计到2020年在其运行平台上推出100万辆电动汽车,届时作为合作伙伴的国能汽车将与其展开进一步的合资,甚至可针对滴滴出行的特殊需求而为它“量身打造”一款定制车型。

  此外,国能汽车还分别和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华腾汽车签署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将在2020年前向国能汽车采购共计15万辆9-3版电动车,华腾汽车的采购数字则为2万辆。可以说,还未正式大批量投产就已提前收到订单,也从侧面为国能新能源汽车的品质做了最好的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