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对话刘卫东:高质量经营是企业的一种境界

2018-02-11 08:57出处:程远 [原创]责编:王双双

主持人:   程  远  V讯网总编辑、寰球汽车高级副总裁

对话嘉宾: 刘卫东  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

   过去的2017年东风集团取得了哪些成绩?在自主研发、新能源汽车以及海外市场布局上未来会有哪些规划?2018年初,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刘卫东做客《程远会客厅》,为大家讲述大型汽车国企发展背后的责任与担当。

    ● 东风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考核指标
    ● 接受自主品牌的消费者越来越多
    ● 现在自主品牌的研发费用都比较高
    ● 未来中国新能源一定是多资源同时使用
    ● 依托“一带一路” 打造属地化营销能力

  东风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考核指标

  程  远:刘总,东风公司2017年经营业绩如何?

  刘卫东:2017年我们全年销量412.1万辆,没有完成事先制定的450万辆的销量目标,但是利润和销售收入分别同比增长7.8%和10.2%,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的所有指标,并且都是加满分。

  程  远:销量下降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刘卫东:去年东风日产、东风本田以及商用车板块表现都不错,东风本田甚至实现了37%的增长。但神龙和东风悦达起亚销量下降厉害,成了我们比较困难的两个板块,神龙原来预计销量是60万辆,东风悦达起亚预计是65万辆,但最终两家销量都不到40万辆,集团总体销量受此影响比较大。

  程  远:销量目标没有完成,为什么还说是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的所有指标?

  刘卫东:国资委对汽车行业的考核不看销量,而是看销售利润,去年我们整体利润增长7.8%,税收增长15%,库存也比2016年降了8万辆。所以说尽管销量没有完成,但销售收入、利润以及税收都有大幅增长。这也符合了十九大的精神,我们领导班子也统一了思想,不求量,就求质。

  程  远:高质量经营才是企业的最高境界。去年你们实现利润是多少?

  刘卫东:上市公司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还在申报中,具体数额要到3月份正式对外公布。我们作为香港上市公司,比较看中收益,因为企业要靠利润生存,但450万辆的销量目标,今年还是要继续跨越的。

  程  远:自主品牌板块发展得怎么样?

  刘卫东:自主品牌里面,东风小康和启辰都还不错,风行和风神销量略有下降。自主品牌板块我们是“4+2”,包括风神、风行、风光、风度以及纳智捷和启辰。东风柳汽(风行)这几年主要借用上汽通用五菱的供应商体系;东风小康(风光)靠微车体系慢慢升级起来,现在开始向轿车转型,还有很多路要走;从长远来看,风神是布局得最好的,但前面这两年对风神来说是最痛苦,也是最重要的。2019年年底,真正依靠集团平台、凭借模块开发的产品会上市。2020年开始,我们会把全集团的自主品牌都集中到东风一号平台和二号平台。

  接受自主品牌的消费者越来越多

  程  远:你怎么看自主品牌这两年的发展?

  刘卫东:去年3月份长城发了个10亿元的购车服务红包,紧接着4月份长安降价,很多企业就犹豫了,是跟还是不跟?然后出现两极分化。但去年自主品牌风口是车联网,两家降价企业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好处都被上汽的车联网抢走了。我们现在倒认为自主品牌变成一种风口了,用户买车越来越看重品牌和功能,而不只是价格了,最终看的是性价比,分子分母都发生了变化。

  程  远:消费者以前品牌意识很强,现在好像自主品牌和合作品牌差别在变模糊。

  刘卫东:接受自主品牌的人越来越多了,我认为这是自主品牌的进步,也是自主品牌非常好的机遇。这两年对自主品牌来说是一个转折点,由以前的拼价格到真正追求品质和性能。光降价是没用的,自主品牌追求品质就意味着成本提升,再拼价格就没有利润可言了,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程  远:总体讲,自主品牌还没有形成规模优势,成本降不下来,看看几家大的合资企业,规模都超过百万辆,全球少见。

  刘卫东: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之间毕竟还有差距,一般来说自主品牌跟合资品牌差别至少8%~9%。我们今年的集团工作会已经召开了,2018年目标首先是高经营质量。我们还要提450万辆销量,但把经营质量提得更高了,收益率、销售收入、利润仍然坚定不移地放在前面。

  程  远:你们内部各单元恐怕也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刘卫东:是这样,前两年从我们内部看,东风日产是最危险的,正赶上产品空档期,但没想到他们通过营销的力量完全撑住了。从今年开始,他们的新产品陆续又都会上来。

  程  远:启辰现在完全独立了?

  刘卫东:启辰已经从合资公司中完全独立出来了,车身上装是我们自己的研发中心在做,采购和营销也已经独立了。但底盘,前后地板,传动系统,包括发动机和变速箱,仍然和日产共平台,主要也是利用了他们的规模效应。

  现在自主品牌的研发费用都比较高

  程  远:你们现在自主研发力量有多大?

  刘卫东:这两年我们的研发中心整合得还可以,柳汽、小康的研发中心都不错,不过还是以产品应变为主,真正具有前瞻性,基础性的研发都在集团研发中心,每年研发投入费用都在20亿以上。现在集团研发中心有接近三千人,大的平台开发都在这里进行;柳汽技术中心有三、四百人;东风小康有六百人;郑州日产大概有两、三百人。

  程  远:现在是集中精力打造一号平台和二号平台。

  刘卫东:对。事实上,一汽和长安也都在做平台整合工作。长安的北美研发中心,有一半人搞智能网联,一半人搞平台整合。一汽也一样,平台整合都还没全部做完。大家都看到了,一汽、东风、长安搞了个Top3,主要是在整合平台方面合作。

  程  远:平台共用的好处是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

  刘卫东:目前虽然我们对外没有宣传,但三家的推进工作一直没有停,在按照项目小组一项项推进,以前大集团的协同从来没成功果,这次我们就想踏踏实实干。

  程  远:去年研发费用能占到销售收入多大百分比?

  刘卫东:如果单纯按自主品牌来说是占到了20%,因为我们的销售收入大头在合资公司,自主品牌的销售收入低,开头又是纯投入,主要客户是军车和风神。我估计自主品牌行业平均水平是10%~15%,甚至20%,我们自主品牌研发费用比例比较高。

  程  远:现在的汽车都提智能互联,你们都做了哪些工作?

  刘卫东:目前的智能网联更多是在平台上嫁接东西,从长远来说,这是过渡技术,真正的结构还是要从底盘开始,要重新做电子架构。我们跟清华大学的赵福全教授、李克强教授一起做过交流,我们的想法是打造中国电子架构的标准。这么多年来在跟外方合资,除品牌之外,他们一直有几个东西是不让我们动的。第一个就是电子架构,就是俗称的通讯协议,绝对不让动,所以我们很多电子产品很难跟合资公司配套;第二是车辆造型;第三个是发动机变速箱的第一次匹配不会给我们做;第四就是整车的调校技术不会给我们。所以我们也立下一个目标,就是打造中国的电子架构标准。

  未来中国新能源一定是多资源同时使用

  程  远:新能源汽车你们是怎么规划的?

  刘卫东:我们去年讲了几个数据。第一个叫跑赢大势,新能源汽车去年卖了55000辆,增长118%,远高于行业53.3%的水平;第二个是整体盈利,商用车,特别是物流车位居行业老大,靠商用车补新能源乘用车,总体做到盈利;三是基础牢靠,乘用车增长更快更高了,无论是新型纯电动还是网约车进步都很快。我们面向“十三五”有个新能源“583”计划,就是要围绕5条技术路线,8个关键领域的突破,3个方面的行动。去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77.7万辆,我们占比不算高。今年希望销量能超过8万辆,争取到2020年做到36万辆,占到国家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200万辆)的18%。

  程  远:这个目标还是比较宏伟的。

  刘卫东:近期我们好几款比较有竞争力的车型都陆续上市了,但有个问题,国资委对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要求,叫资金占用。现在国补都是在新车上路三万公里以后完成,这就等于我们每卖出一辆车,就有一笔应收账款,直到车子开出三万公里以后才能收回,车卖得越多,应收账款就越大,国资委的指标反而完不成,这是我们的心中之痛。我们向国资委多次汇报这个问题,但到现在还没完全解决,这是现在最难的。央企里总体来说我们在新能源领域还不错,无论是纯电动,还是氢燃料。

  程  远:听说你们在氢燃料车方面也有所布局。

  刘卫东:氢燃料卡车这块我们是第一个拿到公告并且是第一家量产的,去年交付了五百台产品,主要在广东示范运行。近期,我们在广东佛山云浮工业园会建立一个氢燃料改装车公司,包括产业链全链,工业园内所有公交、物流全是氢燃料。

  程  远:为什么选择广东?

  刘卫东:现在来看氢燃料使用最积极的就是广东省。我认为广东省的思路比较好,深圳以纯电动为主,佛山就可以重点发展氢燃料。中国未来一定是几种资源同步使用。但不会在同一个地区既有充电桩,又有加氢站,而是某一个区域以加氢站为主,另外一个区域以充电桩为主。我们认为未来是这样一个能源结构。但能源结构的选择一定会跟当地的资源有极大关系。另外,氢燃料车一直都是局部使用,主要集中在物流车和客车。最近有关领导部门越来越重视氢燃料了,另外国家对氢气的供应近期也发生了一些新变化,由于中国电量富裕,很多厂开始用电生产氢气,运往日本售卖。日本的氢燃料跑得快,需求量也大。前段时间,日本想把氢燃料技术整体许可给中国汽车工业,为此我们去北京开了一次会。

  程  远:日本是想拉着中国一起做氢燃料车。

  刘卫东:近期我们开了一次氢燃料联盟会议,12家单位准备搞一个联盟来供应氢燃料,要自己搞氢燃料。但是做这个研究的投入会很大,几大车企集团都想搞这个事情,我们计划利用全球资源,把这些前沿技术联合起来,最终把核心技术掌握到我们自己手中。

  依托“一带一路” 打造属地化营销能力

  程  远:你们去年在出口方面表现如何?

  刘卫东:2017年东风出口汽车6.5万辆,同比增长55.3%,远远高于行业水平,主要得益于伊朗、智利市场的快速增长。实际上,2012年以后中国的海外出口一直下跌,去年处于反弹期,出口总量为89.1万辆,这个数据跟中国汽车工业总量相比微不足道。但中国汽车工业如果现在不考虑国外市场,将来一定会吃大亏,可现在又不适宜全方位拓展海外市场。我们认为中国汽车工业“走出去”的高峰是“十四五”,但“十三五”要创造模式。

  程  远:海外市场规划是什么样的?

  刘卫东:我们将依托“一带一路”倡议,分亚欧、亚澳、亚非、亚美四条路线,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开拓,为东风未来海外事业的发展提供支撑。根据此前发布的海外中期事业计划,未来三年,东风将加速海外资源投放,构建3+3+N事业布局,即着力打造3个深度KD制造基地、建立3家海外销售公司、N个海外机遇性储备项目,建立具有东风特点的KD模式、销售平台模式、战略合作模式、“一带一路”跟随模式等,不断提升东风本地化制造、属地化营销能力。未来三年,我们还将有针对性地持续向不同区域市场投放10-15款有竞争力的新品和新能源产品,加速丰富海外产品线。

  程  远:现在和PSA的合作进行地怎么样?

  刘卫东:我们目前跟PSA整体合作还不错,虽然神龙做得不够好,但PSA全球做得不错,欧洲做的非常成功,南美和北非也都不错。我们现在跟PSA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让神龙从困境中走出来。首先我们要求PSA对亚洲战略做调整;第二就是东风和PSA有些协同项目,大概2019年第一个平台的产品会上市,目标仍然是全球一千万辆,这个项目无论是传统车平台,还是新能源平台,进展得都比较顺利。

  程  远:还是尽量挽回损失。

  刘卫东:近期PSA在东南亚有一些举措,东风作为大股东,我们是同意的。另外,去年影响最大的收购欧宝案,也是我们支持做的。从股价上来,目前投资收益还是不错的,当然,我们更重要的还是在战略性项目中的合作,这个项目还得继续做。
 

精彩语录:

● 去年东风集团整体利润增长7.8%,税收增长15%。尽管450万辆的销量目标没有完成,但销售收入、利润以及税收都有大幅增长。国资委对汽车行业考核的是销售利润,而不是销量。

● 现在自主品牌是一个风口,接受自主品牌的人越来越多,这是自主品牌非常好的机遇,由拼价格到真正追求品质和性能。

● 自主品牌追求品质就意味着成本提升。自主品牌跟合资品牌差价至少8%~9%,这种情况下,自主品牌再拼价格就没有利润可言了,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 目前的智能网联更多是在平台上嫁接新功能,从长远来说,这是过渡技术,真正的结构还是要从底盘开始,要重新做电子架构。

● 东风希望今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能超过8万辆,争取到2020年做到36万辆,占到国家新能源汽车200万辆销量目标的18%。

● 现在国补都是在新车上路三万公里以后完成,这意味着我们每卖出一辆车,就有一笔应收账款,直到车子开出三万公里以后才能收回,车卖得越多,应收账款就越大,国资委的指标反而难以完成。

● 中国新能源未来一定是几种资源同步使用,但不会在同一个地区既有充电桩又有加氢站,而是某一个区域以加氢站为主,另外一个区域以充电桩为主。而且,这种能源结构的选择一定会跟当地资源有极大关系。

● 我们认为中国汽车工业“走出去”的高峰是“十四五”,但“十三五”要创造出模式。


责任编辑:王双双 
V讯网

对话刘卫东:高质量经营是企业的一种境界

2018-02-11 出处:程远 [原创] 责编:王双双

主持人:   程  远  V讯网总编辑、寰球汽车高级副总裁

对话嘉宾: 刘卫东  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

   过去的2017年东风集团取得了哪些成绩?在自主研发、新能源汽车以及海外市场布局上未来会有哪些规划?2018年初,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刘卫东做客《程远会客厅》,为大家讲述大型汽车国企发展背后的责任与担当。

    ● 东风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考核指标
    ● 接受自主品牌的消费者越来越多
    ● 现在自主品牌的研发费用都比较高
    ● 未来中国新能源一定是多资源同时使用
    ● 依托“一带一路” 打造属地化营销能力

  东风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考核指标

  程  远:刘总,东风公司2017年经营业绩如何?

  刘卫东:2017年我们全年销量412.1万辆,没有完成事先制定的450万辆的销量目标,但是利润和销售收入分别同比增长7.8%和10.2%,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的所有指标,并且都是加满分。

  程  远:销量下降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刘卫东:去年东风日产、东风本田以及商用车板块表现都不错,东风本田甚至实现了37%的增长。但神龙和东风悦达起亚销量下降厉害,成了我们比较困难的两个板块,神龙原来预计销量是60万辆,东风悦达起亚预计是65万辆,但最终两家销量都不到40万辆,集团总体销量受此影响比较大。

  程  远:销量目标没有完成,为什么还说是高质量完成了国资委的所有指标?

  刘卫东:国资委对汽车行业的考核不看销量,而是看销售利润,去年我们整体利润增长7.8%,税收增长15%,库存也比2016年降了8万辆。所以说尽管销量没有完成,但销售收入、利润以及税收都有大幅增长。这也符合了十九大的精神,我们领导班子也统一了思想,不求量,就求质。

  程  远:高质量经营才是企业的最高境界。去年你们实现利润是多少?

  刘卫东:上市公司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还在申报中,具体数额要到3月份正式对外公布。我们作为香港上市公司,比较看中收益,因为企业要靠利润生存,但450万辆的销量目标,今年还是要继续跨越的。

  程  远:自主品牌板块发展得怎么样?

  刘卫东:自主品牌里面,东风小康和启辰都还不错,风行和风神销量略有下降。自主品牌板块我们是“4+2”,包括风神、风行、风光、风度以及纳智捷和启辰。东风柳汽(风行)这几年主要借用上汽通用五菱的供应商体系;东风小康(风光)靠微车体系慢慢升级起来,现在开始向轿车转型,还有很多路要走;从长远来看,风神是布局得最好的,但前面这两年对风神来说是最痛苦,也是最重要的。2019年年底,真正依靠集团平台、凭借模块开发的产品会上市。2020年开始,我们会把全集团的自主品牌都集中到东风一号平台和二号平台。

  接受自主品牌的消费者越来越多

  程  远:你怎么看自主品牌这两年的发展?

  刘卫东:去年3月份长城发了个10亿元的购车服务红包,紧接着4月份长安降价,很多企业就犹豫了,是跟还是不跟?然后出现两极分化。但去年自主品牌风口是车联网,两家降价企业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好处都被上汽的车联网抢走了。我们现在倒认为自主品牌变成一种风口了,用户买车越来越看重品牌和功能,而不只是价格了,最终看的是性价比,分子分母都发生了变化。

  程  远:消费者以前品牌意识很强,现在好像自主品牌和合作品牌差别在变模糊。

  刘卫东:接受自主品牌的人越来越多了,我认为这是自主品牌的进步,也是自主品牌非常好的机遇。这两年对自主品牌来说是一个转折点,由以前的拼价格到真正追求品质和性能。光降价是没用的,自主品牌追求品质就意味着成本提升,再拼价格就没有利润可言了,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程  远:总体讲,自主品牌还没有形成规模优势,成本降不下来,看看几家大的合资企业,规模都超过百万辆,全球少见。

  刘卫东: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之间毕竟还有差距,一般来说自主品牌跟合资品牌差别至少8%~9%。我们今年的集团工作会已经召开了,2018年目标首先是高经营质量。我们还要提450万辆销量,但把经营质量提得更高了,收益率、销售收入、利润仍然坚定不移地放在前面。

  程  远:你们内部各单元恐怕也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刘卫东:是这样,前两年从我们内部看,东风日产是最危险的,正赶上产品空档期,但没想到他们通过营销的力量完全撑住了。从今年开始,他们的新产品陆续又都会上来。

  程  远:启辰现在完全独立了?

  刘卫东:启辰已经从合资公司中完全独立出来了,车身上装是我们自己的研发中心在做,采购和营销也已经独立了。但底盘,前后地板,传动系统,包括发动机和变速箱,仍然和日产共平台,主要也是利用了他们的规模效应。

  现在自主品牌的研发费用都比较高

  程  远:你们现在自主研发力量有多大?

  刘卫东:这两年我们的研发中心整合得还可以,柳汽、小康的研发中心都不错,不过还是以产品应变为主,真正具有前瞻性,基础性的研发都在集团研发中心,每年研发投入费用都在20亿以上。现在集团研发中心有接近三千人,大的平台开发都在这里进行;柳汽技术中心有三、四百人;东风小康有六百人;郑州日产大概有两、三百人。

  程  远:现在是集中精力打造一号平台和二号平台。

  刘卫东:对。事实上,一汽和长安也都在做平台整合工作。长安的北美研发中心,有一半人搞智能网联,一半人搞平台整合。一汽也一样,平台整合都还没全部做完。大家都看到了,一汽、东风、长安搞了个Top3,主要是在整合平台方面合作。

  程  远:平台共用的好处是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

  刘卫东:目前虽然我们对外没有宣传,但三家的推进工作一直没有停,在按照项目小组一项项推进,以前大集团的协同从来没成功果,这次我们就想踏踏实实干。

  程  远:去年研发费用能占到销售收入多大百分比?

  刘卫东:如果单纯按自主品牌来说是占到了20%,因为我们的销售收入大头在合资公司,自主品牌的销售收入低,开头又是纯投入,主要客户是军车和风神。我估计自主品牌行业平均水平是10%~15%,甚至20%,我们自主品牌研发费用比例比较高。

  程  远:现在的汽车都提智能互联,你们都做了哪些工作?

  刘卫东:目前的智能网联更多是在平台上嫁接东西,从长远来说,这是过渡技术,真正的结构还是要从底盘开始,要重新做电子架构。我们跟清华大学的赵福全教授、李克强教授一起做过交流,我们的想法是打造中国电子架构的标准。这么多年来在跟外方合资,除品牌之外,他们一直有几个东西是不让我们动的。第一个就是电子架构,就是俗称的通讯协议,绝对不让动,所以我们很多电子产品很难跟合资公司配套;第二是车辆造型;第三个是发动机变速箱的第一次匹配不会给我们做;第四就是整车的调校技术不会给我们。所以我们也立下一个目标,就是打造中国的电子架构标准。

  未来中国新能源一定是多资源同时使用

  程  远:新能源汽车你们是怎么规划的?

  刘卫东:我们去年讲了几个数据。第一个叫跑赢大势,新能源汽车去年卖了55000辆,增长118%,远高于行业53.3%的水平;第二个是整体盈利,商用车,特别是物流车位居行业老大,靠商用车补新能源乘用车,总体做到盈利;三是基础牢靠,乘用车增长更快更高了,无论是新型纯电动还是网约车进步都很快。我们面向“十三五”有个新能源“583”计划,就是要围绕5条技术路线,8个关键领域的突破,3个方面的行动。去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77.7万辆,我们占比不算高。今年希望销量能超过8万辆,争取到2020年做到36万辆,占到国家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200万辆)的18%。

  程  远:这个目标还是比较宏伟的。

  刘卫东:近期我们好几款比较有竞争力的车型都陆续上市了,但有个问题,国资委对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要求,叫资金占用。现在国补都是在新车上路三万公里以后完成,这就等于我们每卖出一辆车,就有一笔应收账款,直到车子开出三万公里以后才能收回,车卖得越多,应收账款就越大,国资委的指标反而完不成,这是我们的心中之痛。我们向国资委多次汇报这个问题,但到现在还没完全解决,这是现在最难的。央企里总体来说我们在新能源领域还不错,无论是纯电动,还是氢燃料。

  程  远:听说你们在氢燃料车方面也有所布局。

  刘卫东:氢燃料卡车这块我们是第一个拿到公告并且是第一家量产的,去年交付了五百台产品,主要在广东示范运行。近期,我们在广东佛山云浮工业园会建立一个氢燃料改装车公司,包括产业链全链,工业园内所有公交、物流全是氢燃料。

  程  远:为什么选择广东?

  刘卫东:现在来看氢燃料使用最积极的就是广东省。我认为广东省的思路比较好,深圳以纯电动为主,佛山就可以重点发展氢燃料。中国未来一定是几种资源同步使用。但不会在同一个地区既有充电桩,又有加氢站,而是某一个区域以加氢站为主,另外一个区域以充电桩为主。我们认为未来是这样一个能源结构。但能源结构的选择一定会跟当地的资源有极大关系。另外,氢燃料车一直都是局部使用,主要集中在物流车和客车。最近有关领导部门越来越重视氢燃料了,另外国家对氢气的供应近期也发生了一些新变化,由于中国电量富裕,很多厂开始用电生产氢气,运往日本售卖。日本的氢燃料跑得快,需求量也大。前段时间,日本想把氢燃料技术整体许可给中国汽车工业,为此我们去北京开了一次会。

  程  远:日本是想拉着中国一起做氢燃料车。

  刘卫东:近期我们开了一次氢燃料联盟会议,12家单位准备搞一个联盟来供应氢燃料,要自己搞氢燃料。但是做这个研究的投入会很大,几大车企集团都想搞这个事情,我们计划利用全球资源,把这些前沿技术联合起来,最终把核心技术掌握到我们自己手中。

  依托“一带一路” 打造属地化营销能力

  程  远:你们去年在出口方面表现如何?

  刘卫东:2017年东风出口汽车6.5万辆,同比增长55.3%,远远高于行业水平,主要得益于伊朗、智利市场的快速增长。实际上,2012年以后中国的海外出口一直下跌,去年处于反弹期,出口总量为89.1万辆,这个数据跟中国汽车工业总量相比微不足道。但中国汽车工业如果现在不考虑国外市场,将来一定会吃大亏,可现在又不适宜全方位拓展海外市场。我们认为中国汽车工业“走出去”的高峰是“十四五”,但“十三五”要创造模式。

  程  远:海外市场规划是什么样的?

  刘卫东:我们将依托“一带一路”倡议,分亚欧、亚澳、亚非、亚美四条路线,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开拓,为东风未来海外事业的发展提供支撑。根据此前发布的海外中期事业计划,未来三年,东风将加速海外资源投放,构建3+3+N事业布局,即着力打造3个深度KD制造基地、建立3家海外销售公司、N个海外机遇性储备项目,建立具有东风特点的KD模式、销售平台模式、战略合作模式、“一带一路”跟随模式等,不断提升东风本地化制造、属地化营销能力。未来三年,我们还将有针对性地持续向不同区域市场投放10-15款有竞争力的新品和新能源产品,加速丰富海外产品线。

  程  远:现在和PSA的合作进行地怎么样?

  刘卫东:我们目前跟PSA整体合作还不错,虽然神龙做得不够好,但PSA全球做得不错,欧洲做的非常成功,南美和北非也都不错。我们现在跟PSA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让神龙从困境中走出来。首先我们要求PSA对亚洲战略做调整;第二就是东风和PSA有些协同项目,大概2019年第一个平台的产品会上市,目标仍然是全球一千万辆,这个项目无论是传统车平台,还是新能源平台,进展得都比较顺利。

  程  远:还是尽量挽回损失。

  刘卫东:近期PSA在东南亚有一些举措,东风作为大股东,我们是同意的。另外,去年影响最大的收购欧宝案,也是我们支持做的。从股价上来,目前投资收益还是不错的,当然,我们更重要的还是在战略性项目中的合作,这个项目还得继续做。
 

精彩语录:

● 去年东风集团整体利润增长7.8%,税收增长15%。尽管450万辆的销量目标没有完成,但销售收入、利润以及税收都有大幅增长。国资委对汽车行业考核的是销售利润,而不是销量。

● 现在自主品牌是一个风口,接受自主品牌的人越来越多,这是自主品牌非常好的机遇,由拼价格到真正追求品质和性能。

● 自主品牌追求品质就意味着成本提升。自主品牌跟合资品牌差价至少8%~9%,这种情况下,自主品牌再拼价格就没有利润可言了,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 目前的智能网联更多是在平台上嫁接新功能,从长远来说,这是过渡技术,真正的结构还是要从底盘开始,要重新做电子架构。

● 东风希望今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能超过8万辆,争取到2020年做到36万辆,占到国家新能源汽车200万辆销量目标的18%。

● 现在国补都是在新车上路三万公里以后完成,这意味着我们每卖出一辆车,就有一笔应收账款,直到车子开出三万公里以后才能收回,车卖得越多,应收账款就越大,国资委的指标反而难以完成。

● 中国新能源未来一定是几种资源同步使用,但不会在同一个地区既有充电桩又有加氢站,而是某一个区域以加氢站为主,另外一个区域以充电桩为主。而且,这种能源结构的选择一定会跟当地资源有极大关系。

● 我们认为中国汽车工业“走出去”的高峰是“十四五”,但“十三五”要创造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