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企业新闻 > 正文

王鑫:今天不是为红旗和徐留平鼓掌的时候

2017-09-22 09:21出处:王鑫 [原创]责编:周燕妮

  对徐留平和一汽来说,红旗是一个突破口,但也是一个“大困难、大麻烦”。人们常说,大困难背后才有大机会,如果能做好红旗,能做好一汽,对1964出生的徐留平而言,赌上7年又何妨?

  今天,红旗再一次站在世人面前,也再一次把自己打扮成一幅“商业化”的模样。明星、阵容、排场……在徐留平调任后为一汽带来的“比学赶帮超”风潮渲染下,红旗似乎也开始变得“活泼”了起来。

  不过,人们在观看这场貌似“新车上市”的仪式上却仍感觉着一种“使命感”之风迎面扑来。就坐前排见证中国汽车工业成长的多位领导、无不谈论红旗复兴一汽集团的责任、不惜一切代价做大红旗的决心……这些将一个本该按照“市场轨迹”运行的品牌看起来仍是负担重重。

  有人疑惑,为什么徐留平会选择从红旗开始,也有人疑惑,红旗能做起来吗?我想说的是,徐留平必须从红旗开始,也只能从红旗开始。

  原因很简单,一汽集团内部组织架构复杂,要想突破纷繁复杂的框架,必须寻找一个聚合的平台,而在一汽内部早已形成“都是红旗人”的意识,人们对以红旗为中心做出的任何变动都可以理解并接受,这是徐留平必须做红旗的原因之一,在这个引子下他所做的一切都可以有理有据,顺理成章。

  第二个原因,红旗是一汽最能引起所有人关注并期望的业务单元。尽管红旗的发展屡受诟病,但似乎所有人提到这一品牌时也总是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情节,无论是谁,始终都会给这个品牌机会,这是徐留平带领下的一汽集团永远保留的翻盘机会,因此从红旗开始顺理成章。

  不过必须看到的是这需要魄力,尤其是在国企中,因为改革就必然要承担一切后果。从现在来看,徐留平是拿着一腔热血赌上了自己今后几年的职业生涯,这不是谁都敢做的。当然他捡了一个最易见成效的方式向外界展示改革一汽的决心,但能否彻底贯彻改革,从一个红旗看不出来,毕竟红旗身上担负着太多符号。相反以奔腾为首的自主版块才是未来人们评判他的一个核心。从现在来看,评判徐留平还要等一等,评判红旗更要等一等,调几十个一汽-大众技术人才不可能救了红旗全部,看看过去自主板块的一任任领导,哪个之前不是在合资公司翻云覆雨?因此体系是徐留平带着红旗要做的最核心的内容,而非简单展现一个“表决心的红旗”。

  其实红旗今年年初已经有了自己的动作,成立独立的公司体制,形成独自的考核绩效,甚至曾一度传出要有百家经销商亮相,但最终也是虎头蛇尾,这背后的原因就是企业体系力和结果论意识不强。大家做红旗靠的是一腔热血,而非理性的商业规则,这个毛病徐留平应该帮着红旗改掉。

  这两天舆论都在疯传一汽集团人事大变动。有人称赞徐留平一个月见成效的雷厉风行,也有人将这种变动看作“一朝君王一朝臣”。但在我看来,人才流动的背后应该是对内部体系的一次梳理,让人动起来,在动的过程中查漏补缺,找出体系力的不足。

  红旗可以作为一块试验田,但今天不是为徐留平和红旗鼓掌的时候,而是应该睁大眼睛帮着这位领导者找问题的开始。红旗不只是一汽的,也是整个中国汽车乃至整个中国人对本国工业的一种期望,当站到这个位置看待今天这场红旗发布会时,你会发现没有谈渠道、没有谈目标消费群体的红旗还是变的不彻底。

  有人戏称“从没有一个品牌像红旗一样总有复兴的机会”,不知这是一句褒奖还是一句讽刺。对徐留平和一汽来说,红旗是一个突破口,但也是一个“大困难、大麻烦”。人们常说,大困难背后才有大机会,如果能做好红旗,能做好一汽,对1964出生的徐留平而言,赌上7年又何妨?

责任编辑:周燕妮 

王鑫:今天不是为红旗和徐留平鼓掌的时候

2017-09-22 出处:王鑫 [原创] 责编:周燕妮

  对徐留平和一汽来说,红旗是一个突破口,但也是一个“大困难、大麻烦”。人们常说,大困难背后才有大机会,如果能做好红旗,能做好一汽,对1964出生的徐留平而言,赌上7年又何妨?

  今天,红旗再一次站在世人面前,也再一次把自己打扮成一幅“商业化”的模样。明星、阵容、排场……在徐留平调任后为一汽带来的“比学赶帮超”风潮渲染下,红旗似乎也开始变得“活泼”了起来。

  不过,人们在观看这场貌似“新车上市”的仪式上却仍感觉着一种“使命感”之风迎面扑来。就坐前排见证中国汽车工业成长的多位领导、无不谈论红旗复兴一汽集团的责任、不惜一切代价做大红旗的决心……这些将一个本该按照“市场轨迹”运行的品牌看起来仍是负担重重。

  有人疑惑,为什么徐留平会选择从红旗开始,也有人疑惑,红旗能做起来吗?我想说的是,徐留平必须从红旗开始,也只能从红旗开始。

  原因很简单,一汽集团内部组织架构复杂,要想突破纷繁复杂的框架,必须寻找一个聚合的平台,而在一汽内部早已形成“都是红旗人”的意识,人们对以红旗为中心做出的任何变动都可以理解并接受,这是徐留平必须做红旗的原因之一,在这个引子下他所做的一切都可以有理有据,顺理成章。

  第二个原因,红旗是一汽最能引起所有人关注并期望的业务单元。尽管红旗的发展屡受诟病,但似乎所有人提到这一品牌时也总是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情节,无论是谁,始终都会给这个品牌机会,这是徐留平带领下的一汽集团永远保留的翻盘机会,因此从红旗开始顺理成章。

  不过必须看到的是这需要魄力,尤其是在国企中,因为改革就必然要承担一切后果。从现在来看,徐留平是拿着一腔热血赌上了自己今后几年的职业生涯,这不是谁都敢做的。当然他捡了一个最易见成效的方式向外界展示改革一汽的决心,但能否彻底贯彻改革,从一个红旗看不出来,毕竟红旗身上担负着太多符号。相反以奔腾为首的自主版块才是未来人们评判他的一个核心。从现在来看,评判徐留平还要等一等,评判红旗更要等一等,调几十个一汽-大众技术人才不可能救了红旗全部,看看过去自主板块的一任任领导,哪个之前不是在合资公司翻云覆雨?因此体系是徐留平带着红旗要做的最核心的内容,而非简单展现一个“表决心的红旗”。

  其实红旗今年年初已经有了自己的动作,成立独立的公司体制,形成独自的考核绩效,甚至曾一度传出要有百家经销商亮相,但最终也是虎头蛇尾,这背后的原因就是企业体系力和结果论意识不强。大家做红旗靠的是一腔热血,而非理性的商业规则,这个毛病徐留平应该帮着红旗改掉。

  这两天舆论都在疯传一汽集团人事大变动。有人称赞徐留平一个月见成效的雷厉风行,也有人将这种变动看作“一朝君王一朝臣”。但在我看来,人才流动的背后应该是对内部体系的一次梳理,让人动起来,在动的过程中查漏补缺,找出体系力的不足。

  红旗可以作为一块试验田,但今天不是为徐留平和红旗鼓掌的时候,而是应该睁大眼睛帮着这位领导者找问题的开始。红旗不只是一汽的,也是整个中国汽车乃至整个中国人对本国工业的一种期望,当站到这个位置看待今天这场红旗发布会时,你会发现没有谈渠道、没有谈目标消费群体的红旗还是变的不彻底。

  有人戏称“从没有一个品牌像红旗一样总有复兴的机会”,不知这是一句褒奖还是一句讽刺。对徐留平和一汽来说,红旗是一个突破口,但也是一个“大困难、大麻烦”。人们常说,大困难背后才有大机会,如果能做好红旗,能做好一汽,对1964出生的徐留平而言,赌上7年又何妨?